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朝鲜红十字会就沉船向韩致慰问电为11年来

2018-10-30 11:35:37

朝鲜红十字会就沉船向韩致慰问电 为11年来首次

2014年4月23日,检察官搜查了韩“岁月”号客轮所有者的住所。图/CFP

韩国“岁月”号客轮失事搜救工作23日进入第八天。据韩联社报道,截至当地时间23日20时,遇难人数已升至156人,仍有146人下落不明。韩国检方22日表示,已追踪“岁月”号运营商清海镇海运公司负责人资产,以便帮助遇难者家属索赔。另据报道,朝鲜红十字会中央委员会23日向韩国红十字会发去慰问电,就韩国“岁月”号客轮沉没事故向韩方表示慰问。

动态

检方彻查是否有行贿行为

韩国检方22日表示,已追踪“岁月”号运营商清海镇海运公司负责人资产,以便帮助遇难者家属索赔。

仁川地方检察官办公室说,正调查清海镇海运公司经营业主柳炳恩(音译)及其两个儿子名下的境内外资产。

韩联社报道,柳炳恩及其家族成员据信拥有至少2400亿韩元(2.3亿美元)资产。

检方先前已禁止30名清海镇海运公司管理人员和柳炳恩家人离境。仁川检察官金会钟(音译)说:“我们正就涉嫌多项管理违规调查清海镇海运公司和一些相关企业。”

检方表示,调查人员还将彻查清海镇海运公司管理人员是否对安全检查官员行贿。按检方说法,“岁月”号失事时装载的货物重量虚假上报,有关部门可能没有实施适当检查。[1][2][3][4][5]下一页再拘留3名新增涉案船员

23日,韩国检方和警方联合调查本部获准拘留3名新增涉案船员。此前,调查本部已先后逮捕船长李俊锡和一等航海师姜某等7名船员,并申请拘留一等轮机员孙某。

木浦一家法院法官朴钟焕(音译)22日认定,“岁月”号一等航海师姜某、申某、二等航海师金某和轮机长朴某有潜逃或销毁证据风险,应当收监。

检方和警方联合调查本部21日以涉嫌渎职和违反《船员法》拘留上述4人。韩联社报道,这4人中,有人承认事发时未向乘客发出紧急疏散令,但也有人称船长发出了紧急疏散令,联合调查本部表示将进一步调查。

《船员法》规定,当船舶遇险时,船长有义务为保护人员、船舶和货物尽全力,若船长没有为救助船上人员尽职尽责,可被处以5年以下监禁。

据了解,孙某21日试图自杀,一名调查人员说:“孙某自杀未遂后接受警方讯问,调查小组认定,(指控)证据充分,和先前4人一样。”前一页[1][2][3][4][5][6]下一页搜救人员未发现“空气囊”

当天,事发海域的水文气象条件良好,除200余艘船舶和30余架飞机等常规搜救力量外,由韩国海洋科学技术院研发的多关节机器人“机器螃蟹”也下水搜寻,另有水下无人机、水下探测器等设备协助搜救。当天早上,搜救人员打捞出20多具尸体,其中大部分为学生。随后,潜水搜索重点区域转至三四层客舱的多人室,但由于水流速度快,水下能见度低,搜救受限,无明显进展。

韩国海洋警察厅装备技术局局长高明锡当天下午在珍岛郡举行的发布会上说,搜救人员对船体的三四层客舱多人室进行了集中搜寻,发现4具遗体,但没有在舱内发现“空气囊”。

高明锡还表示,由于船体突然颠覆,舱室入口被散落的货物堵住,只有用特制工具打通入口才能向其他舱室移动进行搜救,因此,搜救工作面临很大困难。

此外,韩国政府23日决定提前执行有关预算,以救助事故受害者。韩国企划财政部官员表示,目前已成立专案组研究“重大灾难区援助方案”,经有关部门协商后,中央灾难对策本部将作出终决定。前一页[1][2][3][4][5][6]下一页反应

朝向韩表示深切慰问

韩国统一部说,朝鲜红十字会中央委员会23日向韩国红十字会发来慰问电,就韩国“岁月”号客轮沉没事故向韩方表示慰问。

韩国统一部说,朝鲜当天以朝鲜红十字会中央委员会委员长姜秀麟名义,通过板门店朝韩联络渠道向韩国红十字会发来慰问电,称朝方对“岁月”号客轮在全罗南道珍岛郡附近海域沉没并造成包括青年学生在内的大量人员死亡和失踪,致以深切慰问。

朝中社当天证实,朝鲜红十字会中央委员会向韩方致以慰问电。

这是朝鲜自2003年大邱地铁纵火案和台风“鸣蝉”肆虐以来,首次就韩国重大灾难或事件致以慰问。

2003年2月,韩国大邱地铁因人为纵火致严重火灾,致192人身亡,148人受伤。同年9月,台风“鸣蝉”袭击韩国南部,致130多人死亡或失踪。前一页[1][2][3][4][5][6]下一页细节披露

一中国乘客因无法卸货登船

4月15日晚,韩国仁川港大雾弥漫,原本应于18时30分出发的韩国客轮“岁月”号因能见度低延迟出发。

39岁的中国乘客李某给母亲发短信说,船因大雾延误。他原本想退票,但因为自己的车也随船托运,无法卸货,只好选择继续搭船。

21时左右,“岁月”号起航,母亲接到儿子的:“妈,我出发了,请你放心!”这是李某和家人的一次通话。自16日起,他的音讯就和“岁月”号一起沉没在茫茫大海中。

21日,“岁月”号失事第六天,这位每天奔忙打听消息的母亲已经跑烂了鞋子。她穿着一双塑料拖鞋匆忙赶到木浦市世安医院,看到的是静静躺在担架上的儿子。62岁的老人被两人搀扶着走上前来辨别遗体。

在等待做DNA鉴定时,她一遍遍喃喃自语:“我的儿子,这么聪明的儿子,怎么会就没了呢?”工作人员替她整理出儿子的遗物,一部,一个钱夹。她收在随身的包里,抱着不愿松手。前一页[1][2][3][4][5][6]下一页

移动屏风
支吊架管托
厌氧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