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南苏涯一

2018-10-30 12:03:08

南苏涯(一)

他们都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只有我自己清楚,我叫尚木涯。

我是个可爱的人。会说很暧昧的话,会散发慵懒的表情。会在大白天里睡到十二点钟,然后再迷迷糊糊的跑去上班。

再然后,我会追着公车跑得大汗淋漓的对着公车司机说,等等。诸如此类的话语,在9路公交车上,是我永远不变的交响曲。

然后,司机会用永远不善的表情黑着对我说,小姐,麻烦你快一点,我们很赶。然后黑着一张很阴森的脸对我说出极不耐烦的句子。

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对着司机摆出我超乎年龄的可爱表情。那状态,活像十岁的天真小妹妹该有的姿态,其实,那样子,我自己看了也恶心,可我没办法,我好象,永远睡眠不足。永远挂着大大的黑眼圈跟永远没有消失的倦容在9路车上,睡得稀里糊涂的。

很多时候,我都会看见一个男子。

那个男子是我在9路上,永远的陌生人。有时候感觉又有一点熟悉。事实上,这应该是我的错觉。也许,我想谈恋爱想疯了。

说陌生是因为,我们从未说过话,说熟悉,那是因为,他时常都会朝我微笑。有时候,我会有恍惚的错觉,觉得这笑容是在对我的暗示。

怎么永远都是这么微笑的脸在我身上来回穿梭呢?

事实上,我并没有那么多时间来研究这种我本身管不着的问题。我只会想,千万不能迟到,千万千万。在心里默默祈祷不下万次。

终于,上帝看在了我虔诚的份上,对我的一切都既往不咎。

我终于没有迟到。很多时候,我都会笑得像一朵百合花。灿烂得几乎在中国如此博大精神的文化里找不到词语来形容我那美丽的表情,究竟有多么好看。

那个时候,南顾会倏的冒出来用文件敲我的头。

他会说,木涯,你又在搞什么鬼东东。小心扣你薪水。

每到这个时候,我都会对南顾做出很可怜的样子,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装得跟家里的奶奶好象要挂了一样的无辜表情。

南顾,南顾,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下次一定不会了。你可以当作没有看到吗?眼睛眨巴眨巴的的转着。好象那里面随时有泛滥的液体从里面不小心给滴落。

南顾总会摇摇头,露出一副,“烂泥扶不上墙”的彻底失望表情。淡蓝色镜片处可偷偷窥见,南顾的脸很多时候,有一小片刻的扭曲。事实上,我都看见了。只是,我没说,他也没有继续发作了。

这样的事情,是我的家常便饭。[1][2][3][4][5][6][7][8]

日本转运公司
楼梯踏步板
回收电子料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