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汽车

做餐饮预订十年之久的饭统近倒下了2019iyiou

2019-05-14 15:37:08 | 来源: 汽车

做餐饮预订十年之久的饭统近倒下了。

从4月初到现在,饭统出现官无法打开、400无人接听的状况。在腾讯科技的实际探访中,原先位于西直门办公地大门紧闭已经搬离到安定路。新的办公新址,同样是大门紧锁,员工讨薪的两份民事诉讼状赫然贴在门前。

由于公司停电停,停了通讯设施,只有个别几个人还在公司办公。因为商家订单突然间一下子没有了,也有员工会每天接受商家的投诉,我们现在天天给他们去解释。一位还未离职的员工对腾讯科技说。

腾讯科技试图联系饭统CEO臧力,臧力回应称,近家里有点事,不太方便,过些时间再说。

在有关饭统倒闭的消息见诸媒体端之前,在餐饮O2O行业的多位人士已经知道饭统服务器关闭的消息。作为已经创业近11年的餐饮预订站,终倒掉的原因交错复杂:内部管理混乱,内耗严重;几次融资过后,股权分配混乱,争持不下发生股东退股现象;固守原来的订餐的1.0模式,在移动互联到来时未有实质性的突破变革,VC不看好这一模式融资很难进行

即便如此,在被关闭之前,饭统还一度有过翻盘的机会。

据离职员工介绍,去年12月,饭统的投资方开始派人进入公司负责部分运营。在2014年前后,吴鹰(微博)创立的中泽嘉盟曾有意向收购饭统。在当时,留守的老员工听到这个消息也为之一振。收购一事对饭统的利好是,中泽身处互联行业多年,在饭统被收购之后完全可以借力中泽引入一些新的模式,把自身盘活。

不过,在进入到清算阶段,由于涉及与投资人之间一笔800万的款项交割问题产生分歧,终没有达成协议。该收购宣告失败。听说当时对方已经打了一部分款给臧总了,后来不知道怎么没谈成,臧总好像也没退那笔钱。当然,我也只是听说。一位离职员工这样对腾讯科技表示。

人成致缓剂

在过往的多次媒体采访中,臧力给出的一条创业建议是做企业时如履薄冰。但这种过分小心翼翼的风格以及忧患意识让饭统有个华丽的开局,但黯然离场。

2004年,在公司成立10个月后公司实现现金流平衡。此后几年,饭统可以覆盖60个主流城市。2008年6月,饭统全资收购广州天下饭庄站。2008年7月,饭统获得日本亚洲投资等近3000万元人民币(400万美元)风险投资。

饭统在成立之初,每个环节都能卡到位,走的稳,当时我们都很羡慕,但到后半段后劲不足。在发展后几年,完全可以通过自己在商户上的积累进行自我突破,但到2010年以后基本上原地踏步。一位餐饮业人士这样评价。

内耗成为饭统多年一直没有摆脱的一个大问题。

上述人士评价,臧力很笃信外来的和尚好念经。2008年,在获得首轮融资后,臧力先后招聘赵文强、王非、李耀东、韩颖等人管理和组建销售、内容、产品、运营等团队。在引入外来人才后,臧力又不肯充分放权,导致中高层之间以及员工之间的摩擦不断。这也直接导致负责销售、内容、产品、运营、市场、渠道和大客户的中高层管理人员在2009年末相继离职。

2012年初,由于运营问题,饭统开始出现入不敷出。先是克扣员工半薪,然后出现欠薪,不断员工出走闹得很不愉快。

一位离职员工回忆,他于2011年8月入职,公司有超过400人。到2013年2月,公司剩下100多人。公司从当月只给员工半薪,另一半薪水借给公司。当时公司给出的承诺是,运营状况好转或者融资到位后,会补发欠薪,并加利息。但直到公司关闭一直没有补发过。去年12月,饭统停止给员工上保险,导致几位已经生育孩子的员工无法领取生育津贴。

半薪事件导致很多员工离职,到2013年8月,这时饭统在西直门西环广场办公室租约到期,公司搬到了安定路20号院4号楼。相比西环广场的写字楼,安定路的写字楼要简陋很多。就在饭统办公室从西直门搬到安定路前不久,这位员工提出了离职,这时饭统已经拖欠了他半年的一半工资。当时饭统方面口头承诺,离职后会每个月补发之前欠薪的10%,但一直没有补发。

今年4月9日饭统关闭服务器,这个时候大概剩下40来名员工,其中也有一些在这个时候提出了离职。这些员工也一直被欠薪,长达一年多。目前这些员工里也有一部分起诉了饭统。

4月23日下午,饭统在安定路的办公室,只见办公室大门紧闭,门上贴着两纸诉状,都是员工讨薪。后来一位男性员工从办公室里面走出,提着电脑包和一个背包,没有回答任何问题,只表示有事应该直接找饭统CEO臧力。

另一个是股权问题。公开资料显示,饭统2008年7月获得过一轮400万美元的融资。据饭统离职员工介绍,后来饭统还有过两轮融资,其中一轮投资来自阿里险峰投资,另一轮融资来自武汉的一位冯姓投资人,因为金额较小所以并未对外公布。在几轮融资进入后,因为控股权的问题,公司管理层和股东之间多有争执,参与公司创办的几位老股东选择退股离开。

被移动大潮甩了

除了内部管理不到位,人员内耗等内在隐形的原因,陈旧的商业模式是无法支撑饭统在移动互联时代继续走下去的根本诱因。

饭统初以餐馆预订为主。饭统的商业模式是预订,通过建立呼叫中心,人工对账的模式帮助商家和用户进行餐饮预订,与现在移动端餐饮预订点评用户App产品相比,这种人工作业的形式不但效率极低,且成本很重。2009年和2010年,饭统试图在河北廊坊市建立另一个呼叫中心,但由于人员从北京迁徙困难,以及异地管理等问题没有成功。

模拟饭统的预订过程来看,一个从用户一侧呼入到呼叫中心大约是1.5分钟,呼叫中心到商家大约是1.5分钟,由于多半不能一次预订成功,往往要来回确认次,每单的成本的沟通成本要.5分钟。比较来看,同样用这个时间用户在移动App上自主订单并发的数量比这要高出很多。

预订的另一个弊端是,误差率比较大。在一个嘈杂的餐厅环境下,地址很容易记错送错,白白消耗物流成本。

在公司成立早期,由于饭统、上海的订餐小秘书、大众点评等都是本地运作,各家一直是划地而治。随后,2008年各家开始全国性扩张后,饭统初的优势渐渐消失。在顶峰时期,2008年饭统每日接单的数量在4000单以上,2009年回落到单,2010年只剩下1000单左右。

饭统也在试水其他业务。2009年,饭统先是上线了预订业务路路通,上线几个月后,对比来看,可节省预订30%的人力成本。2009年中,饭统也上线了优惠券业务。此时,大众点评的优惠劵营收超过1000万。

2010年,团购大潮兴起,饭统也开始做团购。团购业务与预订和优惠券业务多有重叠,团购就把这两个业务给冲了。离职员工回忆。

在拉手、窝窝团、美团、大众点评等先后大规模烧钱补贴用户以扩大规模之时,饭统的团购业务却提出了盈利的要求。盈利的方式是向商户收取5000元-10000元不等的广告费。

这种反其道而行之收取广告费的做法让代理商难以开拓商户。饭统资金有限,不想大量花钱做宣传和推广来获取用户,团购业务被远远甩在后面。

再到后来,移动互联的普及,大众点评已经从点评开始拓展到其他业务,通过App实现了移动互联的二次转型,并在今年获得腾讯的战略投资。同在一年创业的饭统也有移动端,但在移动端上没有太多声响。

曾经在知乎上有一个疑问是,对比饭统和点评以及美团等团购产品,为何用户都去了点评和团购?

在没有海量用户UGC和商家的支持情况下,给饭统一个核反应堆都不能拯救世界。海量的用户和商家为什么来?因为你能一如既往坚持十年准确的告诉用户哪家好吃。把这件事做好,用户就来了。用户来了,商家就跟来了。一位叫大猫的工程师曾如此回答。

短租平台Roam和租赁平台Accomable获种子轮
声影动漫获数千万元Pre-A轮融资
新三板挂牌企业超过1万家体育产业相关公司仅有50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