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化解一时积怨广东煤电价格联动破解困局中心

2018-11-05 09:41:35

化解一时积怨:广东煤电价格联动破解困局_()中心

本月3日,广东省经贸委对外宣布,广东今年首建煤电价格联动制,从而有望将煤炭价格和电价挂钩,缓解电力供应压力。有关业内人士认为,煤电价格之争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近年来日趋激烈,这一消息的出台,将给今年以来全面升级的煤电价格之争以一个明确的“说法”。

一场没有赢家的价格战

广东出台煤电价格联动制,有其特殊的背景。自去年中国经济走出前几年的低谷、突然起飞的形势,也使得煤炭与电力行业的利益局面在很短时间内发生了巨大逆转。重工业化经济的大幅增长,突然之间爆发了对煤炭、电力、石油、运输等基础性行业产品的狂热渴求,煤炭价格因此从之前多年徘徊的100多元/吨的价位,一路飙升至现在近500元/吨的高价位,而电力行业在多年的过剩之后,也突然陷入严重短缺、迫切需要加大投资、扩大产能的局面。

然而,令发电企业叫苦不迭的是,宏观经济形势的变化需要他们用大量资金与原材料加大投资扩大产能的时候,却遭遇煤炭价格、尤其是电煤(火电厂发电用煤)价格一路飞涨、高位运行的局面。而电价由国家宏观部门掌控,不能自行涨价的发电企业,只能承受产能剧增、成本也剧增、利润却不见增的局面。煤电双方由来已久的矛盾因此不断加深。

正是这种“市场煤、计划电”的价格机制,造成煤电行业双方长期以来在价格上难以协调同步、彼此纷争不已。因为,每当煤炭行业因市场状况的供不应求而涨价时,不得自行变动电价的电力行业,就不得不承受煤价上涨带来的成本压力以及利润被煤炭行业侵蚀的痛苦;而当电力市场供过于求时,电力行业并不因此而受损,却要煤炭行业承受经济低迷、产品积压的负担。双方似乎永远只能站在你死我活的利益对立面。有业内人士认为,而这场决战的结果将没有赢家,受害的是高速发展的中国经济。

“联动”化解一时积怨

苦不堪言的发电企业早在去年7月就曾联合上书国务院,称全国范围内的煤电油运的紧张状况,“其原因不是资源问题,也不是运力问题,而是价格程序失控。”此举被当作是长期存在的煤电之争在今年的全面升级。于是早在之前就为解决此问题而酝酿已久的“煤电价格联动机制”终于在今年煤电油运严重紧张、煤电矛盾不断升级的时候全面提速。

所谓煤电价格联动,是指电价随煤价变化也相应进行上下浮动的价格形成机制。对于煤电行业来说,这次酝酿的价格联合,是否真正做到政策制订者所预期的效果不得而知,据业内人士透露,去年上书国务院的《联动意见》给出了明确的计算上电价与煤价变动的公式,以及联动的条件、幅度、范围。而且,《意见》在双方价格联动的安排中,要求发电企业要承受约三分之一的煤炭涨价成本。

据说,此安排在征求各方意见时,曾令电力行业颇有怨言,但终对于价格联动尽快实施的迫切需要,还是让电力企业同意承担这部分压力。

而对于煤炭行业来说,也颇多担忧,有煤炭企业呼吁,联动方案一定要全面而合理地确定煤炭产品的成本。参与《联动意见》的中国煤炭运销协会会长武承厚认为,煤炭行业长期受计划经济的束缚,国家对煤矿企业有许多该投入的没有投入,形成了许多安全欠账、生产欠账、环境欠账和职工生活欠账;还有许多中间流通环节对煤炭产品的不合理的税费负担等等,都应该当作算入煤炭价格形成的因素。“国家在考虑煤电价格和价格干预时,应该充分考虑这些因素对煤炭这个特困的基础产业的影响,给予适当的政策倾斜。”武承厚表示。

有业内人士认为,不论煤电联动方案怎么安排,这都只是一个过渡性的、应急性的、解决当前突出矛盾的措施,而不是真正化解煤电宿怨的根本之道。在经济的上升周期,你可以用这种电价随煤价联动上涨的方式,以暂时平息双方的冲突,但一旦经济没有了快速的增长,如果电价还是维持在高价位,不降下来就不合理,这碗水如何端平,将考验政策制订者的能力。

本报 彭纪宁 彭小军

加油车
PVC花箱厂家
方管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